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资讯

仅靠26人撑起22亿市值?群兴玩具的重组之路…

4个月前 (07-07)76970

仅靠26人撑起22亿市值,终于把玩具公司“玩完了”

来源:投资界      作者:Cola&Sunny

任何一家公司,无论你的市值有多高、业绩曾经多么辉煌,在同样的市场环境下,禁不起时间的沉淀就是要被“out”!

一家9亿资产的上市玩具公司,拼命干了一个季度,营收几乎为零!

4年里,“群兴玩具”经历了4次转型尝试,均在中途失败。手游、核电、新能源动力电池、以及“卖壳”,上过刀山,下过油锅,能撒网的热门领域一个没漏,却都无缘与跨界重组“牵手”。因此,在A股市场内,群兴玩具多了一个名气响亮的封号“重组钉子户”。

如今,主业日益式微的群兴玩具基本成了一个空壳,早已面目全非。

业绩下滑,营收为零,主营不济,要这空壳有何用?

群兴玩具创建于1991年,是一家集设计、研发、生产、销售为一体的电子塑胶玩具企业,享有进出口权的优势。作为业界的“老司机”,群兴玩具发展迅猛,在2011年以4.66亿元的营收额顺利在A股中小板上市。

一路上风雨无阻的群兴玩具在上市后的营收情况却不容乐观。2012年,群兴玩具达到营收顶峰5.05亿元,自2013年开始,业绩便一直直线下滑。到2016年只有2.51亿元,不及2012年巅峰期业绩的一半。

而净利润更为惨烈。在2011年群兴玩具的净利润为0.52亿元,2012年~2016年分别为0.44亿元、0.24亿元、0.15亿元、0.18亿元、0.13亿元,2017年中下旬,群兴玩具的营收额顺利跌破冰点:零!

营收断崖式跌落的背后,群兴玩具的员工数量也少的可怜。2011年群兴玩具的员工人数为1262人,如今仅剩26人。

在群兴玩具当年上市的招股书中,群兴玩具宣传称有人员扩充计划,且披露随着募投项目的建设投产,公司人力资源需求将大幅增加,人力资源需求主要包括研发人员、高端的管理人员和优秀的工人。

而根据2017年群兴玩具年报数据显示,领取薪酬的为24人,而且仅有3人为销售人员,其余为财务人员5名、行政人员18名,技术及生产人员均为零。

4年4次重组失败,跨界“喜剧王”群兴玩具的尴尬秀

一个仅靠26个员工撑起的偌大的上市企业,没有技术研发,没有生产工人,主营业务原地踏步,群兴玩具犹如一个空壳尴尬的运行着。

为了扭转业绩颓势,群兴玩具开始尝试并购重组,从此走上了跨界转型的不归路。

第一次重组:收购游戏公司

2014年群兴玩具首度试水资本运作,拟通过发行股份和现金支付相结合的方式以14.4亿元收购一家连续两年亏损的手游公司“星创互联”100%股权。

当时的群兴玩具认为,只要收购了游戏公司,就可以完成转型。或许因为星创互联顶着腾讯概念股的关系,群兴玩具对本次重组格外看好。收购之时,星创互联的账面价值为6,762万元,而群兴玩具14.4亿元的交易价相当于较账面值,溢价20.3倍。

本是想以玩具和游戏为载体,挖掘玩具和游戏的协同效应来达到盈利,但计划始终赶不上变化。因参与重组的有关方面涉嫌违法被稽查立案,群兴玩具重组方案被暂停审核。2015年2月6日,证监会认为标的公司星创互联未来的盈利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,方案最终被否。群兴玩具第一次并购重组宣告失败。

虽然首次尝试资本运作以失败告终,但由于爆款游戏的推动,2014年群兴股票大涨,停牌前20个交易日内上涨38.14%,业绩上浮一亿元。对群兴来说,这样的重组试水也算是获利了。

第二次重组:打造“玩具+核电军工”双主业

尝过了甜头,群兴玩具资本运作的念头更是化成了种子,深埋心底,迅速生根发芽。

第一轮并购重组失败仅仅过了4个月,群兴玩具便抛出了并购重组第二弹,这一次看好的是核能方向。

群兴玩具拟以16亿元购买三洲核能全部股权,收购核电军工装备制造资产。该收购完成后,公司将形成“玩具+核电军工”双主业。而此时的公司股票停牌已经超过5个月,寻找新的突破口是当务之急。

然而,这个计划还没到证监会审核,就被该标的的股东之一中核集团喊停了,原因是该交易时机不成熟,原则上不建议核动力研究院所持三洲核能股权参与本次交易。最后尴尬收场,群兴玩具的第二次跨界闹剧亦宣告失败。

跨界再次失败,但群兴玩具收获颇丰。15个交易日内,群兴玩具股票上涨了68.34%,同时,大股东的减持操作换来了高达9亿元的丰硕回报。

第三次重组:伸向了新能源汽车领域

从收购手游公司到收购核能企业,群兴玩具的转型跨度越来越大。重组接连两次失利却并不没有使群兴因此善罢甘休,对群兴玩具来说,这是磨砺意志的时候,天将降大任,必先苦其心志。

2017年3月,群兴玩具抛出并购重组第三弹,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以29亿元收购新能源公司时空能源100%股权,借此快速布局新能源汽车锂电子动力电源领域。此时,时空能源年净利润7,970.7万元,群兴玩具并购时空能源溢价1783%。

半年之后,2017年9月,群兴玩具发布公告称,由于重组双方对并购价格没有达成一致,且公司股票复牌后,股价没有达到预期,因此决定终止重组。

重组期半年内股票累计涨幅超过40%。于是,群兴玩具get了新的上涨技能:重组。

第四次重组:拟卖壳上市

第三次并购重组告吹后,群兴玩具的控股股东萌生了退意,但逐利的心始终按捺不住再次出击的念头。

2017年12月,群兴玩具抛出公告停牌重组,拟转让53.02%股权,受让方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,这一次重组预案属于卖壳上市。

复牌当日,股票跌幅逾10%并一直持续下滑。一周后重组被否,卖壳计划落空。

是不断改变,还是以不变应万变?

群兴玩具作为一家在业界摸爬滚打数十载的上市企业,每一次改变背后都是都是因为三个字——“活下去”。但是它没有明白的是,活下去≠要改变。

你可能会说,互联网潮流的冲击,智能手机、电脑游戏的流行转移了市场注意力,零售玩具不再成为市场的香饽饽。

但是在这样一个玩具产品生产大国,全球绝大多数的玩具都是“made in China”,中国玩具产品的90%都直接出口,同时当下二胎政策开放和消费升级的影响, 玩具行业作为一个超级大蛋糕,从来不缺少加入游戏的巨头。

在A股上市的玩具公司并不少,包括奥飞娱乐、高乐股份、实丰文化、骅威文化、星辉娱乐等等。他们都曾遭遇过行业冲击,导致毛利率的下滑。但是值得注意的是,许多公司都一直在自己的主营业务上进行更新迭代,奥飞娱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动漫游戏制作的技术飞速提升,动漫人物手办周边比起单纯的玩具更受追捧,奥飞娱乐将自己的产品与动漫IP进行捆绑,将IP成为玩具公司核心竞争力和支柱。包括国外的一些公司,美泰和孩之宝也都是以IP作为核心,持续为自己的主营业务输血。

就像亚马逊CEO杰夫•贝索斯曾说过的一句话:“如果你想要一份成功可持续的事业,不要问自己在未来将发生什么或影响你的公司的改变。相反,你应该问自己,什么不会改变,然后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这些事上。”

公司的转变代表了强烈的生存欲望,但公司应先把主业做好,再谋求资本运作,才是上策。否则只会折腾死自己,自己把自己打趴。

结语

群兴玩具也给资本市场留下了深刻的反思,追热点、盲转型、逐利运作始终不是企业发展的长久之计。

当下,随着IPO加速和监管的加强,A股壳资源已经严重贬值。一旦无法成功注入新资产,公司股价继续下跌,未来将面临退市的风险。

不过这就是当下的游戏规则,任何一家公司,无论你的市值有多高、业绩曾经多么辉煌,在同样的市场环境下,禁不起时间的沉淀就是要被“out”!

▼延伸阅读

曾年收5亿,如今却半年零收入,一代玩具大王能否力挽狂澜?

来源:商业视角   BOSS商业智慧

一家企业半年都没有营收,实在不敢想象它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的?可现在就有这么一家奇葩企业,半年零收入。它就是广东群兴玩具股份有限公司。

它是国内最大的自主品牌电子电动玩具企业之一,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刻,当别家公司都受到波及,业绩不理想时,群兴玩具还能实现净资产收益率高达67%,这简直就是个奇迹。没想到的是今天,它竟然会沦落到半年零收入的地步。

01

四次重组均失败

曾经的群兴玩具依靠技术创新,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谱写了辉煌的篇章,产品还畅销欧美、中东、东南亚以及国内各大中城市。2012年群兴玩具营业收入达到顶峰,为5.05亿元。但巅峰过后,群兴玩具就开始了下坡路。

玩具生产制造业的市场竞争日趋激烈,盈利空间有限。群兴玩具的产品销量受到了影响,一落千丈。为了摆脱玩具业务亏损局面,保持住公司的盈利能力,群兴玩具不得不放弃玩具生产制造,开始从事玩具渠道经营业务。

然而这块业务在短时期内并没有给群兴玩具带来足够的业务,群兴玩具的职工在逐年减少,从2015年到2017年,职工人数分别为779人、455人、26人,一个苍白无力的数字。

为了摆脱这种困境,群兴玩具也曾做了多次产业转型,将目光放到了起他领域,进行资产重组。先后涉入手游、核电、新能源动力电池、以及“卖壳”,但这四次重组最后都宣告失败。

02

苦苦挣扎求生存

面对群兴玩具的困境,作为群兴玩具的董事长纪晓文对群兴玩具还是抱有希望的。他在2017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,会尽快开展渠道经营业务,力争2018年能将群兴玩具扭亏为盈,产生相应的营业收入。

而对第二主业,群兴玩具也从没想过放弃,他还积极在能源、环保、军工、数据、互联网、医疗、教育、高端装备制造等各行业、各领域寻求投资机会,希望能够通过第二主业来确保群兴玩具的持续发展。然而到目前来看,似乎群兴玩具还没有通过玩具渠道经营业务实现营收。

经历了四次重组失败的群兴玩具,未来能否像群兴玩具的领导人期望的那样,通过群兴玩具人的努力将营业额扭亏为盈,实现逆袭呢?
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